跳至工具栏
 

灰色童话-故事战争

讲故事在某些地方不仅仅是个娱乐,比如宇宙里和十万年后的太阳系一样发达的某处。   在那里人们散居在各个星球上,有无共同祖先他们已不关心。他们当然也会有争端,解决争端的方法不限于谈判扯皮,试试战争的形式不再见血,也不用科技拼争。   人们崇信人本身的力量——也就是精神的力量,正义必然存在于更能感染人的一方,因而讲故事成了他们决出胜负的方式。   某时某刻的某一场战争,为决定一颗星球的归属,争斗的双方各自派出一人,在封闭的小行星上独自编织故事。   双方对决所讲的故事被翻译成各种语言,在已知的空间里广而告之。为了杜绝作弊,故事没有署名也不能辨认。当他们讲完时,两派所有公民投票表决他们更喜欢哪一个。胜利的一方有权占有那星球一个星期,一星期后,同样的胜负继续上演。   这年代人人皆知,讲故事早已不再是闭门造车的手艺。每一方都遍阅典籍,广发问卷,试图找出大多数人的喜好,从故事里人物的相貌穿着,到对白停顿的节奏,从细节到结构,双方都开动了国家机器。“归根到底,我们较量的是综合国力,”新闻评论员如是说。两国实力相差无几,于是胜负也总是参半,无人可在星球上站稳脚跟。   某天,一方的领袖接到汇报,在一颗早已荒废的殖民星球上,探险队就出了险些死于火山爆发的一家人。他们在那边远蛮荒之地生活了多年,由于贫困无钱移民,成了与世隔绝的乡野村夫。处于宣传需要,他们得到了领袖的接见。家中唯一的孩子大方健谈,给领袖留下了好印象。也许为提高支持率,也许处于对无尽拉锯的厌倦,领袖忽发奇想,派这个孩子登上封闭的“战场”,为国参战。   没有提前培训,没有智囊团襄助,孩子一鼓而胜,投票的结果几乎一边倒。领袖振奋,国民欢呼,人人都支持战胜了的孩子留下接受挑战。于是在接下来的第二周、第三周······孩子赢了下去。   当孩子的连胜超过了一个月,人们开始发现事情非比寻常。胜方人人议论我国发现了天才,而败方开始动用倾国之力,深挖社会上的各种多数派,寻找他们可能具备的观点和意识,从吃鸡蛋从大头还是小头开始,到性爱中喜欢的姿势,巨细靡遗,糅合成篇。然而,依然无法打败孩子。   孩子连胜了十次,胜方开始了庆典;胜了二十次,他们为长期开发工作做了准备;胜了整整一年,他们已经开始兴建定居点。   失败一方实在无法,只能冒险犯规,派人偷偷侵入孩子所在的小行星,试图干掉他。但杀手跟那个时代的所有的人一样,也是个故事迷,更和那个时代的所有的人一样,幻想自己是个能讲出最受欢迎故事的英雄。他没有杀掉孩子,相反请教他究竟有什么讲故事的秘诀。但孩子也说不出所以然——他生活在偏远地区,不懂得什么流行时尚,最主流的思想和世贸的审美他都所知不多,没人知道他是如何抓住大多数人的心的。杀手为了搞清楚这个,在小行星上煞费苦心潜伏下去,看着孩子说了一个又一个故事;而孩子和他达成了契约,在定时检查安全的裁判面前掩饰他的存在。   闲暇时,杀手也把自己经历过和想出来的故事讲给孩子听,孩子却没有给他预想中的行家指点,只是如普通有礼貌的孩子那样,在惊险处入迷,在有趣处大笑。他也会说一下荒漠星球上的往事给杀手听,断断续续不成篇目,也不甚精彩,杀手开始牢牢记在心里,后来却不禁搞混了,最后也就听过尔尔,不太放在心上。   小行星上的口粮原不够喂饱两个人,孩子以正在发育为由申请了更多配给,但巧克力和糖果的过高比例不合杀手习惯。不过这毕竟是难得的好意,杀手为此甚至允许孩子摆弄他的武器,还教他瞄准和保护自己的小窍门。   在孩子向他提起爸爸,以及自己幻想出来的哥哥时,杀手意识到,孩子已经和他成为了朋友。杀手在小行星是潜伏的这两个月,投票仍在继续,孩子胜利的领先优势却越来越小。直到某天,他讲的故事被人挫败了。   杀手凭着聪明和福至心灵,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事。   在这个茫茫宇宙中,只有一个特征亘古不变,占了压倒多数——孤独。在没有其他孩子的环境中长大,故事男孩最了解的正是孤独,而在封闭的小行星上一待数月,这种孤独就被固化下来,不可能被超越和替代,直到出现另外一个人陪伴他。   杀手学成秘诀归去,没有追求名声地位,只是偶尔在孤独的时候写几个故事,给我的陌沫看。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灰色童话-收件人

周四 12月 5 , 2019
在这个星球上,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是邮局。因为邮局是全能的,任何东西都可以投递。甚至因为这种全能,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