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工具栏
 

灰色童话-推销员的旅途

他开的那辆二手车,外表陈旧但性能不错,足够他穿州过省,抵挡暴雨和沙尘。最初出发时,保险杠和挡泥板还挺干净,正如那时也无人知道他是最了不起的推销员。   他没有什么钱,也似乎没有目的地,凭借口才和态度取信于人,继续旅途。   他把两把雨伞卖给加油站伙计换油,那是上一家旅馆的老板送的,而房租他用了三支高尔夫球杆抵充。   餐厅里的女招待请他吃金枪鱼,因为他给了她便宜又漂亮的首饰。   赌棍从他这里买下Las vegas的魔术扑克,在输给他一打波本酒之后——在把它们卖给一个酒鬼之前——他坚持开车送他回家,这番心意让女主人买下了一只胸针。   随着路过的小吃店渐多,他在车窗后挂的小玩具一个个减少下去,变成了一份份热狗或巧克力。他不忘拿赠品——那些快餐店的小玩具,好卖给下一座城市里收集的人。   有个织毛线的老太太买了他的后排座,替换她被雨水浸坏了的摇椅。   瑞士军刀卖给了中学教师,他的学生们从他那里买到违禁书籍。   他钓起鱼来卖,又在沙漠边缘卖了鱼竿。   他卖了耳环、戒指、吉他、眼镜、橡皮棍、千斤顶、鞋带、漫画、剃须刀、钥匙圈和钥匙(给一个怪人)、烟草和打火机、蜡笔、止咳药、香水、链锯、鞋刷和鞋、闹钟、七巧板、表带、表壳、表芯和表的说明书……某一段和他同路的旅行者,甚至买了他的备胎。   出发时他每分钟都听不同的音乐,日升日落也不重复。那些珍藏版,那些走私货,乡村和摇滚,灵歌和嘻哈。一路上,每一个地方的每一种发烧友都从他的CD架里有所收获,他不让人一举囊括:“后面的路上还有别人喜欢。”他这样解释,其实是不想让单调骤然降临。在听了800遍“Girl,you will be a woman soon”之后,他连CD机也卖了出去。   他把口琴卖给了一个哑孩子。   如果有人跟踪,一定会同意出发时他准备周到,车里像装着一整个世界。而他什么都卖,有换取就能走下去。   在车身清空之后,他把车卖了换了摩托,把摩托卖了换自行车……把自行车卖了之后他本想买一套鞍鞯,但学习套野马太费时间,他只好步行。   跑步时他气魄十足,为此有人买下他的T恤,还请他签名,相信那有朝一日能有收藏价值。而只要可能,他总不忘在下一个商店换上新的T恤。   在他几乎已经赤身裸体时,目的地到了。   有人相信这是巧合,有人认为这是无奈。旅途终结于他卖掉了最后的东西:他自己。这里没有什么靡菲斯特,买家不过是最符合逻辑的一个人物:一个姑娘。   至于她是早已等候于此的某人,还是这一路上艰辛才找到的对象,只有推销员自己知晓了。   “一无所有的我爱你。”这句不知是否出于杜撰的话被好事者刻在公路上,激励着每一个独自旅行的人。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灰色童话-排字工的作品

周四 12月 5 , 2019
“在她仰望天空的脸庞上,”(翻页)“他猛然间觉得自己比那对男女更急切地想知道骰子的点数……发现两者并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