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工具栏
 

灰色童话-女巫的棋盘

也许在荷兰,城市在森林边。人们和女巫时常来往,送去牛奶和时尚杂志,领回灵丹妙药和箴言. 女巫中法力最高强的一个却并非最出名的,找她帮忙的人都出自朋友的推荐.就好像汤米和吉娜,在大学里的通灵协会偶然听说了她的名字,半认真地前来她的小屋拜访. “你们要什么?”女巫开门见山. “幸福”他们异口同声道. 女巫发出有名的笑声,说要幸福可不容易.完全没有讨论价钱,她拿出了一个棋盘,桌面游戏的棋盘,棋格细小,写着文字,排列交叉交错,棋子像个小人,而前进靠色子. “这是什么?”Jumanji?“汤米是个电影迷,丰富的想象力让他对现实的严肃性不太在意。当女巫说;”掷个色子把!”他和吉娜就各掷了次色子.两枚棋子移动起来.前进到的格子上写着”得到意外奖励”和”收获新的朋友”. 女巫没做任何解释,让他们回了家.棋盘和棋子也没有如预想的那样交给他们.”你们不需要它们了,该做的已经做了” 离开森林,两人正寻思着这次探访的意义,吉娜收到了同学送的意外礼物__一条小狗.”这就是新的朋友吗?”汤米的取笑还没结束,老师就前来通知:他的画作被学校推荐去城市展览得了奖. “看来这是真的预言啊.”两人和任何轻信的年轻人一样感慨了一翻,也和任何健忘的年轻人一样把它抛在了脑后. 之后的日子,他们没有再去拜访女巫.大学生活多姿多彩.汤米的大哥当了海军,吉娜得到了叔婆的遗产…..诸如此类的,有写日记习惯的吉娜发现每天的发生的食物层出不穷.每天都有新事发生. 寒假前的最后一次舞会,两人和大学的其他人玩得很快乐,舍监也不像平日那样忠于职守毫不通融,这天晚上,吉娜留在了汤米宿舍没有回去.早晨,汤米先与吉娜醒来.汤米被一股当个好男人的冲动驱使,想起身收拾一下寝室,做一份热早点给公主一个惊喜,此时,他注意到有些事情不同寻常…. 吉娜还在睡着,但她的影子在床边的地面上动了起来.不,那不是太阳的移动造成的,汤米揉一揉太阳穴,确定这也不是酒精残留的威力.那影子轮廓清晰,动作坚决,旁若无人,它伸出一条胳膊,摇了摇,然后松手.一粒小黑影一闪而过,在离床更远的地方抖动了一下,随后静止下来,看形状,像是块方糖. 地面上浮现出字迹:失去亲近的人,  一刹那间,汤米就明白了那黑点原来是色子,而影子所做的,正与他们那天在女巫那里做的事一样。   吉娜醒来时,汤米什么也没说。此事究竟代表什么,没搞清之前他不想让她担心。   但证明来得如此之快。吉娜接到电话的时候,汤米的糟糕煎蛋她只吃了一半,而剩下的一半即使她如此爱他,也不会有心情享用了:电话里是哭泣的母亲,她带来了吉娜父亲死于急性心脏病的消息。   汤米坚持陪伴吉娜回去参加葬礼,除了不想让她在最伤心的时候独自上路,也为了找到恰当的机会告诉她影子的事儿,但似乎并不必要——在葬礼第二天,睡不着的吉娜来客房叫汤米起床,却发现了地板上他的影子在行动:它投出了色子,“意外坠落”的字迹浮现。   吉娜叫醒了汤米,两人交换了新发现。不会有错了。女巫的游戏没有结束,两个人的影子替代本人投掷色子,把棋格里写着的东西带进他们的生活。   ”见鬼!这比Jumanji还遭!”汤米相信吉娜所看到的,决定这一天都不出门。即使留在屋子里,他们都小心翼翼,当汤米在图书室里想怕爬上梯子取书时,吉娜阻止了他。但书架本身却倒塌了下来,汤米没被砸死,但他们开始恐惧地想到:也许预言中的事情根本无法避免。   接下来的几天,他们轮流早醒,观察对对方的影子掷出的预言——即使不能改变结果,他们也希望能控制程度,趋吉避凶。   生活开始变成一场哑谜游戏:“百万伏特”让他们检查了所有的电路,结果证明不过是一场摇滚乐演出;“一场好烧”并不一定代表会出现火灾,而可能只是有朋友为他们送来刻录的影片;“黑暗”不是世界末日,可能只是停电;倒是看起来平平无奇的“小鸟来访”,可能会是一架战斗机坠毁在野营区外······   因为忍无可忍,汤米和吉娜去拜访女巫,想停止这一切。但森林里没有她的踪迹,连她的小屋都跟童话故事里一样,凭空消失了。更为夸张的是,似乎没有人听说过女巫,即使那些通灵协会的人,都不知道她的存在,看他们的眼神好像看疯子。主修文学的吉娜提出了可怕的设想:只有在一个人的作品里,他自己才不存在。女巫消失了,莫非因为这是她法术的世界?也许那天他们玩过的游戏根本没有结束,扔下色子的瞬间,他们已经进入了棋盘世界。   汤米告诉吉娜,他想起在那棋盘的终点似乎写着这样的句子: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”想象力和看电影的经验,让他补充了吉娜的推断:也许走到终点,把游戏玩完,才能回到正常的世界,而他们随口说“幸福”就是奖励。   之后的每一天,都会有一件事情发生,算不上超自然,但花样繁多、风雨无阻,让人不由得心生奇怪,那些人们常抱怨的“千篇一律”的日子好像根本不存在。好在虽然动荡起伏,但总算好坏参半。吉娜考试得了年级第一,汤米在网球队选拔落选,吉娜遇见了冒充星探的骗子,汤米卖出了第一幅画······如经上所说:“哭有时,笑有时,哀恸有时,跳舞有时,离散有时,汇聚有时,寻找有时,失落有时······”,他们毕业,他们工作,他们冒险,他们创造,他们失败,他们成功,他们顺利成章地结为夫妻,他们共同抵御危机,他们相互看护,熟练默契。渐渐地,他们不再需要轮流早起,即使不知道那一天的预言如何,他们也懂得关心对方,结合两人之力,面对一切来临的东西,不论是悲是喜。   在之后的年月里,不论碰到什么样的困难挫折,彼此有过怎样的争吵,突如其来的疾病,猜疑,他们都没有放弃走到终点的希望,彼此扶持,始终在一起。他们老去,历经坎坷,有过儿孙,失去亲人,受到过打击,但也实现过一部分梦想,最重要的是,在轮椅上他们还在一起。   黄昏的日头挂的太久,有一天,彼此默契无比的两个人同时感到生命将尽,他们猜想能否走到游戏的终点,在此一举了。这一天夜里,汤米爷爷和吉娜奶奶不顾家人反对,用家长的权威让人们把他们推去了年少时的森林。   在那里,他们等待黎明。但月正当空时,他们就见到了女巫。   她和任何女巫一样没有老死,但确实更老了。她告诉他们:那些清晨起床前投色子的影子,那些浮现的字迹,不过都是幻术加一点占卜的小把戏,他们从来没有生活在棋盘里。那些似是而非的预言常有差错,好在相信的人总是能把他们牵强附会成真理。   “孩子们,不要生气。”女巫阻止了两个老“孩子”的愤怒,她的理由很充分:他们没有因为误以为这是游戏而浪费生命,不珍视彼此。他们没有放弃过想赢得胜利。他们这样过了一生,幸福得让人妒忌。   女巫只使出了一点吓唬人的法术,给了他们幸福的是他们自己。正如她所说的,这不太容易。   讲故事的人对此嗤之以鼻:“没有比押韵更容易的把戏。”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灰色童话-大楼诗人

周四 12月 5 , 2019
擦玻璃工每天悬几根钢丝,挂一块板把自己吊在半空。擦一座标准高度的大厦要一整周时间,扣除七顿午餐耗去的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