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工具栏
 

灰色童话-国王与巫师

王国一年多没有下雨,旱灾己让人民几近于绝望,易子而食的日子虽未到来,但恐怕己经不远。 国王为向邻国卖食物,逐渐掏干了国库,继而是神殿的礼器和王后的珠宝。最终山穷水尽之下,万不得己,他只能硬着头皮向疤脸的巫师求助。 疤脸的巫师离群索居,王国里的正派人都和国王本人一样,对他敬而远之。有传言说他原本出身高贵,只因此一桩罪行才落得如此田地。在旱灾以前,他仅仅作为吓唬小孩子的道具留在人们的记忆里。 面对国王的请求,巫师冷笑着告诉他:这旱灾绝非自然原因所致,而是因为王国里有犯人了兄弟相残的大恶,招来神谴。 “有没有补救的办法?”国王凝视了那不可靠的巫师许久,但终于还是开口询问。 巫师的笑把疤痕挤成一团,更显狰狞:“要我帮你可以,但必须把你襁褓中的王子留下,由我抚养。” 国王惊怒:“可那是王国的继承人!” “我会给你一个继承人的。”巫师捧来紫藤做的摇蓝,那里面是他的孩子。“把他带回皇宫,当做你的儿子抚养。”在自身血统和百姓安危之间,高尚的国王没有选择,只得答应。巫师当即坐法来了雨水,而国王也遵守了承诺。 两个都算是君子,没有苛待对方的儿子。 王子在鸟兽环绕中渐渐长大,巫师教他召唤精灵的咒语和各种草药的习性,他悟性奇高,不愧是金枝玉叶,年纪太傅教育,有关如何做个一流骑士,没有人比他受到更好的教育,而他也继承了生父的聪凝强韧,学问和武艺都难不倒他。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,国王抚养的巫师之子成了年,和一位正真的王子一样,迫不及待地离开“父王”去各地冒险。如所有童话中一样恰当其时,他听说了某处有一位绝美的公主遭到囚禁,有一条双头恶龙守护着城堡,不让任何人靠近。 巫师之子有心前去营救,可但心力量不足,于是寻求帮助。酒馆里的过往勇士个个擅长吹嘘,但听说了此事,都没有兴趣拿性命去冒险。偶有几个有胆量的人物,却在“王子”的英竣面前打了退堂鼓——人人都愿救公主,但不愿救一个注定要成为别人新娘的公主。失望之余巫师之子并不退缩,抖擞精神打算自己上路。 在镇上的广场,他遇到一人当街卖艺,年龄与自己相仿,弹得一手好琴,能把活生生的鸽子变进人的帽子,或让被剪短的绳索恢复如新。那正是巫师抚养长大的王子,他己度过了自己的魔法学徒期,初次到外面的世界开展修行。正寻找伙伴的巫师之子跟他一见如故,把自己拯救公主的计划倾囊相告。 “只可惜无人愿意帮我。”末了巫师之子怕怕坐骑的脖子,尽可能让自己的失望溢于言表。 “ 也许,我能帮上点忙。”王子抚摸着法杖,毫不掩饰自己的跃跃欲试。 对冒险和友谊的渴望,让两个无惧的人结伴朝城堡进发。两人谁也不知对方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,而这一切皆出于宿命。 去城堡的过程算不上艰难险阻,因为一切都在终点对侯——恶龙比说书的故事中更为巨大,嚎叫声让马匹颤粟摔倒,滚烫的喷息把空气中城堡的线条都扭曲了起来。年轻人虽然热血沸腾,却并不鲁莽,他们计议妥当,分头行动。 在一片人造薄雾的掩护下,王子吟诵咒语,催使巨龙的一个头睡着。而巫师之子趁此前去攻击另一个头,以求各个击破。那只清醒的龙头受到同伴的影响,动作迅捷无比,国王亲传的剑术和历代圣武士加持的宝剑也奈何不了它。随着时间流逝,体力仿佛无穷尽的巨龙在容易疲惫的凡人面前愈占上风,眼看危急关头,巫师之子就要抵挡不住,他终于不顾王家的矜持,高声呼唤伙伴:“快来帮助我!”却发现有人不见踪迹—— 王子早已乘隙跑进城堡,击破一个个机关埋伏,目标直指塔顶。一个简单的浮空术就让他和公主脱离了囚室,当宫主为身处半空害怕地抱紧他的腰,王子只觉一阵幸福袭来,根本没有看一眼正在下方拼命的伙伴。 之后很多年,巫师之子都没有告诉别人自己研究如何在当时逃出性命。人们只知道他花了半年的时间养伤,又花费了半年的时间打听背叛朋友的踪迹,终于在一处陌生国度的森林找到了和公主生活在一起的王子。 简易的棚屋挡不住骏马突击,迟缓的吟诵更快不过出鞘利剑,巫师之子在月夜突然闯入仇人的爱巢,砍伤了王子的面门,把公主抢回了自己的国度。 此时,他的养父——国王已然去世,巫师之子顺理成章加冕为王。一年之后,公主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,而本人则在难产中死去。 至于死里逃生的王子,则回到了养父那里养好了伤,不久就继承了寿中正寝的老巫师的衣钵。但面门上的疤痕久久不退,毁了他的英俊,心更的仇恨更是持久,毁了他的开朗,两者一同渐渐为他带来了凶恶的名声。 而王国从这个时候开始不再下雨。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灰色童话-吃巧克力的狗

周四 12月 5 , 2019
爱上姑娘的人,是个糖果店老板,年纪比她大上好多,学识也不相称。于是他从来没有向姑娘表露过心曲,只在每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