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工具栏
 

灰色童话-不洗澡的龙

从前,有一条龙是另一条龙的儿子。父子俩从别处搬来,新居隐没山间,一条河穿行于山谷,是他们的浴场。有人说龙寸步不离财宝因而接触了太多金属,有人说它们的巢穴充满岩浆和硫磺,更大的可能是种性使然——它们的洗浴常会毒死河中鱼虾。毒素甚至顺流而下,让下游湖泊里的生灵也遭了殃。渔民们祖祖辈辈居住于此,靠水吃水,对这突如其来的厄运缺乏准备。 水边的人们心思灵活,很快搞清楚了灾祸源头所在。但当权者不可能为这偏僻之处兴师动众,更没兴趣与两条巨龙作对。无奈的渔民只好自己挑选勇敢者,出发与龙谈判。 十五天过去,人们才确信杳无音信的使者成了龙的点心。此时居然还推选出了第二名代表,不得不承认他比前任更有勇气。又十五天过去,他被证明除了勇敢之外还很鲁莽——伐木者在林间发现了他烧焦的尸首,龙一定在言语间被激怒,瞬间取了他性命。 面对现实是千百年来穷人的优点,在继续派人送死和承认失败离开之间,他们没经过太多商议就选择了后者。此时,一个姑娘,如这类故事里通常的那样,渔村里最美丽的姑娘,挺身而出对大家说: “让我去试试吧。如果不行,你们再背井离乡不迟。” 因为显而易见的理由——她还没有嫁人,村里未婚的小伙子也很多——反对她去的声音很大,但没能阻止她。姑娘没有父母,谁也强迫不了她,而且她胸有成竹的态度让人们觉得她已有了办法,但不便对人说。善良者默默思忖:龙虽凶恶,但不至于对那么楚楚可怜的姑娘下毒手吧? 他们猜得不错。 当龙,像往常一样来到河边,发现已被人捷足先登——一具有着小麦色闪亮皮肤的身体,此时正在他的河里沐浴。 她真美。 龙这么想着,变化成人形,把自己隐藏在树后,一时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行动。姑娘“及时”发现了他,用尖叫给他解了围。龙顺水推舟地道歉,一如人类青年般窘迫可爱,解释自己只是路过,无意唐突。姑娘穿衣时,他恪守诺言地背转身去远远躲在一旁。 如果有人寻思此时一支背后冷箭足以致龙死命,那一定是对渔家女孩的勇敢单纯缺乏了解。在这闹剧后,龙和她成了朋友。他们常在各处相约见面,养蜂人废弃的小屋,大可容人的榕树洞,圆石闪光的浅滩,蜘蛛筑巢的小径……龙奇怪山野中居然有那么多自己过去不曾知道的奇妙地方,而姑娘恰到好处地把握了赴约的频率。下一个月圆之前,龙已爱上了她。 龙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颇费了一番踌躇,但事实毕竟瞒不过去:层出不穷的华丽衣衫和珠宝可以出自富家子弟,身手矫健百兽不侵可以解释为常年锻炼,但颈下的鳞片又如何呢?要和姑娘结为连理,这恐怕无法隐藏。他做好了失去她的打算,尽可能说得不卑不亢,镇定自信。出乎他意料的是姑娘并不显得有太多意外——佯装不知那么久已经是她的极限。 既然爱你,我不在乎你是否人类。 只是你的父亲的凶狠让我害怕。 数天来龙为第一句话感动,为第二句话烦恼。他劝说父亲离开巢穴另觅他居,如同人类的老人一样为子女腾出地方,得到的是愤怒的咆哮。今夜他打算再试一次,如果失败,恐怕免不了父子相残——如一条龙终究要经历的那样。 那晚打猎晚归的人听见了山谷里可怕的声响,好像地动来袭夹杂着一百个魔鬼的嚎叫。家庭战争的结果符合年轻者胜的自然规律。龙满身伤痕地回到姑娘那里时,已经不是任何人的儿子。 故事从这里开始失去了清晰的面貌,有人说龙虽在这场两败俱伤的争斗中受了重伤,但还不至于被人类袭击毙命;有人说姑娘真爱上了他。但不论原因为何,姑娘拥抱了龙,为他包扎伤口,感谢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。 龙想去洗去血腥,但姑娘阻止了他。 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。 情人间常见的话语,但当龙意识到这不是戏言时,已过去了数个月。他渐渐接受这个事实,甚至有些骄傲,小心地不去碰触肮脏的猎物,而他妻子用各种植物为他调制香水。 渔民们得以留了下来,继续安居乐业。 秋去春来,湖边发展起了工业,渔民们成了工厂主。人们自己排的废水毒死了鱼,但他们已经不介意了。 有人想起了多年前的姑娘,设法通知她任务已完,可以回来了。这时做此事不需要冒险,只需敲击键盘,发一封EMAIL。 姑娘没有逃走,而是在有一天对龙说:去洗澡吧亲爱的,我喜欢你干干净净的。 此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。 故事的结尾有好几个版本。有人说龙听到这个很伤心,意识到自己受了欺骗,把姑娘杀了。又有人说姑娘明知龙会伤心,故意如此说只为了报复,传闻她曾有一个未婚夫,就是那第一个来见龙的使者。 比较主流的版本是龙接过了妻子递过来的沐浴露,走进浴室拧开了水龙头。 书桌上摊开了稿纸,上面是他回来要继续写的故事。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天下-门派小说-魍魉

周四 12月 5 , 2019
引子   在很久很久以前--很多追忆的开端即是如此。明明白白地告诉听客:我讲的这个故事与当下无关,是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