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工具栏
 

天下-门派小说-太虚

燕离巢   秋天来到太虚观的时候,太虚观没有一点反应。   宋屿寒的母亲安婆婆正在屋门口闲坐,梁间的燕子叫了几声。它们就要离开了,要去温暖的南方了。燕子巢旁的罅隙间也已经生了草,草现在黄了。黄得透明脆弱,风微微一吹,细瘦着腰两边摇摆。安婆婆虽已苍老,却也被家燕不舍的鸣啼击打了一下。她透过湿眼望了它好几秒,然后长叹,又过了一年。   宋御风不见有几年了。儿子宋屿寒随后出门去寻找父亲,追剿背叛的师叔玉玑子,也几年未归。家里只有一个孙子宋边城,还有宋屿寒的挚友飞雪独樵。 蝉离壳   安婆婆还记得那段已经快被埋葬在岁月里的历史。   世上有十大门派,其中有两派传自仙界:云麓和太虚。   云麓自古便得皇家青睐,炎黄战蚩尤,黄帝得九天玄女所赐天书三卷,将之授于旱神转世的女魃,这三卷天书分别是:天书火卷,天书水卷,天书风卷。凭借着天书与神体,女魃一举击败风伯雨师,功勋无量。   女魃成立了云麓仙居,战后避世修身,不久便羽化成仙。   太虚则源自西昆仑。西王母居于昆仑,养异兽,有神通。炎黄之战,西王母委派云华夫人协助黄帝。云华夫人觅得聪慧弟子,授以西昆仑之无上道法:通灵真言,通灵真诀,太虚符法。临行前,诸弟子成立太虚观,供奉云华。   昆仑道法中,尤其以通灵真言最为厉害,能以施法者自身法力召唤西昆仑异兽并驱使作战。只是,有一灵例外,那便是邪影。   传说邪影源自盘古开天地,并不具备实体,由未沉入地下的通灵浊气形成。这一脉浊气缠绕着清气上升来到西昆仑,自西王母诞生便环绕在昆仑山。邪影以施法者本体为基,利用施法者潜意识里压抑的暴戾邪气为引,用法力凝成实体,威力无比。   万不得已,勿用邪影。云华夫人离开之际嘱咐弟子。   然战势万变,蚩尤、刑天驱异兽进逼黄帝大军,太虚弟子抵挡不住。万般无奈,诸弟子呼唤出邪影,瞬间逆转战局。   没有想到的是,邪影失控,反噬主体,失去理智的太虚弟子无论敌我,见人就杀。临阵折杀了黄帝大将力牧。   黄帝大为恼怒,遂将太虚功过相抵,而之后的历代帝王均畏惧太虚,始终不敢委以大任。自此,历代太虚观立下门规,无论何时何地,均不可再用邪影真言。   因此,历代皇朝大国师之位均由云麓弟子担任,太虚弟子只能居次职。   至夏朝,大国师之位由云麓弟子江浩天担任。江浩天是云麓掌门江栖雁之弟,不似兄长仙风道骨,与世无争,江浩天在官场上的天赋与生俱来,虽在道法修行上火候不及兄长,却仍旧当上了大国师。   国师的继任者是玉玑子,此人邪术道法天文地理无一不精,只是心胸狭窄,嫉贤妒能,早年争夺太虚掌门之位输给了师兄宋御风之后,他便来到皇城谋得了国师之位,且深得夏启的赏识。   为了谋求更高地位,玉玑子暗中向江浩天下手,无奈技逊一筹。气急之下,玉玑子回到太虚观,欲偷邪影真言法卷修习,不料练法时因功力不足,邪影反噬导致走火入魔。关键时刻掌门宋御风及时赶到,用毕生功力将正在吞噬玉玑子的邪影逼出体外,不料被部分邪影趁其力虚之际侵入体内。   玉玑子恢复理智之后发现师兄有异,不再似以前英明神武满口仁义道德,甚至比起自己还更加狡诈阴暗——这一切,都是邪影所致。   宋御风从此之后失踪,下落不明,门派一切事务由长子宋屿寒代为处理。   宋屿寒在父亲失踪后,为寻找父亲的下落和玉玑子的行踪,独自浪迹大荒。   而师叔玉玑子,如金蝉脱壳,不知所终。 剑离鞘   宋屿寒终于发现了那个黑衣人。他找了那么久。   黑衣人站立在山崖之上,一袭黑衣无风自摆,仿佛与山崖连为一体。   宋屿寒双手负后,目光如电,嘴角带着“终于找到你了”的笑意。他释然地看着傲立眼前、神态自若的黑衣人,半晌无语。   黑衣人在宋屿寒的注视下抬头看了看天,忽然说道:“要下雨了。”山崖上隐隐升起了雾霭。   宋屿寒擎着的是太虚观传统武器法剑。法剑不同于普通武林中人所用的长剑,它是一种施展法术的灵媒,以桃木、乌金等蕴涵灵力的材料制造,上面刻画有道家的符逯图样。当施展符法时,便可以借助法剑灵力,发挥出最大的功效。   一阵似乎微不可闻的低吟,在黑衣人手中响起,连强劲的朔风声,亦不能掩盖。   剑离鞘而出,像蛟龙出海,大鹏展翅,先是一团光芒,光芒蓦然爆开,化作一天光雨,漫天遍地迎向刺来的剑影。   兵器交接的声音此起彼伏,如同骤雨打荷。黑衣人暴喝连声,身形闪电急移,每一变化,都卷起满天剑影暴雨狂风般,由不同的角度袭向宋屿寒。   宋屿寒卓立原地不动,无论黑衣人怎样攻击,他总能靠腕下舞出的剑雨一一化解。   黑衣人寸步难进。   “是你父亲染上了邪影,打开太古铜门,放出了妖魔。”黑衣人收势说。   “胡说!”宋屿寒怒道。他对这个师叔已然没有任何尊重可言。叛徒无疑是最可耻的。   “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的。”黑衣人语气平缓,却透着了然。   “锵!”宋屿寒中的剑蓦然脱离鞘身,一柄幽泓如月的剑。   “好剑!”黑衣人轻言道。   宋屿寒目光冰冷:“你当初叛教的时候,理应想到今日!”   月光下,枯叶纷飞。宋屿寒纵身一跃,手中暴涌出一团光雨。黑衣人被夜风拂动着的衣衫倏地静止下来,他右脚轻轻踏地,随即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,整个山崖似乎摇晃了一下。   光点渐渐散去。   黑衣人仍是神态悠然地卓立于山崖之巅,宋屿寒的剑也早回鞘内,像是从来没有出过手。   宋屿寒冷笑。那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深刺入喉,黑衣人眼里闪过一丝惊惧,随即转为悲哀。   片刻后,黑衣人伏地,空谷传来坠落的回音,半晌不绝。   当夜,宋屿寒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。漂泊太久,舟车劳顿,但终于是解决了这个叛徒。   入眠前他响起黑衣人的话,旋即便做了一个奇怪的梦——   冬。荒蛮雪原。幽都山麓。   黑暗中,太虚掌门宋御风策马行至太古铜门前。   太古铜门内似有妖魔受到感应。喧嚣回荡之声,不绝于耳。天元地极锁和门上铜栓剧烈颤抖起来。   宋御风轻启行地无疆符。太古铜门瞬间开启。   一时间,风起云涌。天地变色。众多妖魔蜂拥而出。及至宋御风面前,自动避开,宋御风竟站成湍急河流中的一座孤岛。   在扑面迅疾的风中,宋御风缓缓转过身,双瞳在暗夜中放射出幽蓝色的光芒。 影离身   回程中,车突然停了下来。宋屿寒在马上,黑衣人在不远的道路对面。因中间有雾,他忽觉有相逢如梦的感觉,不觉心中一凉。   从道袍中伸出的手不可抑止地痉挛起来,手是空的,似在期待什么。宋屿寒看见自己的手缓缓伸直,五指靠扰,手心向上,二指在前——试图紧紧握住一团虚空的空气。他分明感到心中一阵冰凉,他以为一切都已结束,可是黑衣人并没有死,而是如影随形,无处不在。   四处散落的都是玉玑子。原来他并没有死,而是四处分身,如同魅影离身。   宋屿寒准备再次出剑,却看见掌心腱鞘,已全是乌黑,自知已经感染了邪气。  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。武艺日益精湛的宋屿寒为了复兴太虚,也开始修习邪影真言。   宋屿寒轻叹一声。始信师叔所说为真。   宋屿寒放弃了杀死黑衣人的妄念,决心趁理性尚存,独自一人,化身为兽,冒死冲进冰心堂,取得药物,拯救祝夕啸。   宋屿寒在妖魔中发现了荆一峰与妖魔界来往的证据。得到药物后,他在冰心堂外被妖魔发现。他整个人被常人和邪影交替控制,内心痛楚万分。   赶来相救的飞雪独樵发现了这一幕,被宋屿寒所感动。宋屿寒临死前将宋边城托付给飞雪独樵,并嘱咐飞雪独樵找到太虚解脱妖魔困扰的办法。   飞雪独樵含泪手刃宋屿寒。宋屿寒在漫天星光下魂飞魄散。 魂离乡   魍魉一破,士气大震。大家势如破竹,其他门派先后平复。   众人终于重新关上太古铜门,却得知为时已晚,平静只是暂时的,荒火多年守护的神灵已经激活。   众人心思重重返回各自门派。   途中,众人决定为死去的将士烧纸。众人想到一路上死了这么多人,发生了这么多纠葛和恩怨,都黯然神伤。   年幼的宋边城在一旁哭泣,他拢的火总是烧不旺。飞雪独樵帮他把火拨大。   “父亲在天上会收到我们的祝福吗?”宋边城问飞雪独樵。   飞雪独樵不知该如何回答。   火越烧越大。火星轻盈地升入苍蓝的暮穹—-不管天上的人能否收到,地上的人已先自暖和起来。   春天回来的时候,太虚观依然没有一点反应。燕子在废弃了一冬的巢穴内外忙碌着。   安婆婆染了眼疾,一缕春风吹出了她的泪水。她抬头揩眼泪,看到燕巢边青翠的草芽。草芽绿得透明,风微微一吹,细瘦着腰两边摆动。安婆婆更加苍老的心,又被这绿色击中了。   安婆婆仿佛想起了什么,她叫道,屿寒,叫人把屋檐上的蛛丝灰尘清扫清扫。屋里出来的是飞雪独樵。   看着落下来的灰尘,安婆婆终于想起,太虚观已经不再有宋屿寒这个人。   原以为人有记忆,其实人一走,记忆也走了,而且一去不返。子虚之地,终成乌有之乡。   只有燕子年年都记得回来一趟。

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天下-门派小说-天机

周四 12月 5 , 2019
烽火   烈马的嘶鸣划过旷野长空,路心月举目前望,一弯浊黄江水隐没于眼前的黄沙蔓草之间。他翻身下马, […]